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基石是权力的平等

奥地利学派与激进自由主义

 
 
 

日志

 
 

米塞斯:自由即奴役  

2010-05-30 02:22:50|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即奴役

米瑟斯 著 彭定鼎 译

我们时代的最引人瞩目的特点之一就是改变政治术语意义的趋势。语义的变化把传统上赋予词语的意义转变为其对立面。乔治·奥威尔在其《1984年》一书中天才地描述了这个趋势。大洋党的三个口号中的第二个是“自由即奴役”。在“进步的”知识分子看来,奥威尔的格言是歇斯底里。他们说,没有人说过这么荒唐的话。

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许多当代论者的著述都有把政府权力的扩张和个人权利的缩小视为解放、视为通向自由之路的倾向。这种推理模式的终极逻辑结论就是:完全剥夺个人规划其生活和行为的权利的社会主义带来完全的自由。正是这样的推理使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胆敢以“自由”(liberal)标榜自己。

哥伦比亚大学的黑尔(Robert L. Hale)教授出版了一本长篇巨著《通过法律获得自由:对私人统治权的公共控制》(Freedom through Law: Public Control of Private Governing Power1952)。该书热烈呼吁政府控制工商业,并且考察了关于该主题的立法和法庭判决。作为法律素材的汇总,该书有一定价值。但是作者还有其他目的。他的雄心是从法哲学、美国宪法和法律体系的立场论证干预主义政策的正当性。

作者完全没有达到目的,这一点我们先搁置一旁;因为即便他完全成功地证明了自己的论点,他也没有提出任何站得住脚的论据支持他主张的政策。美国应当维护私有企业制度,还是应当采取今天被委婉地称为“直接控制”的做法?这个问题并不是哲学或者法学问题。这是经济政策的问题。它必须根据政策将造成的或者已经造成的后果回答。只有经济学的考察才能澄清这样的问题。

对干预主义的反驳不是基于对宪法的诠释。(凑巧的是,大多数近期的干涉主义措施无疑是违宪的。)经济学家并不问干涉主义合法还是非法、好还是坏、有益还是有害的问题。他们只是表明,政府对市场现象实施干预的种种措施,并没有达到采取这些措施的政府希望达到的目的。这些措施导致了从政府和干预主义的倡导者的立场看比他们试图改变的状态更糟糕的状态。如果政府面临这样的不可避免的后果时没有撤回其法令并恢复经济自由,而是继续执行干预主义政策,那么它就必须颁布越来越多的法令,直到控制公民生活的所有方面,包括生产活动和消费模式。然后,一切自由——不论经济的还是政治的——都消失了,希特勒的国营经济(Zwangswirtschaft)那种类型的极权主义出现。干预主义不是能够持久的经济制度。它无法永远维系。它必然被取消,或者一步步走向政府的全面计划、全面的社会主义——其中没有人享有自由。

国家是强制工具

国家或者政府是实行强制的工具。在其控制的领域里,它禁止任何机构——除了它明确授权的——采取暴力行动。政府有权强制或者威胁人民服从其命令。没有这样权力的机构不能被称为政府。黑尔教授把个体公民间的商业交易等同于政府强制,并且把所有这样的交易称为私人统治权的行使,他的推理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讨价还价的能力,他的生存有赖于此。讨价还价能力是对那些他与之交易的人施加压力的能力——也就是他对其他人的自由施加某些强制的能力,而同时,他自己的自由也在某种程度上受制于其他人的控制。

政府对公民说:缴税,否则我的武装警察就会把你抓进监狱。面包师对顾客说:如果你要我为你服务给你烤面包,你就得做些事情回报我。在黑尔教授看来,这两种行为模式之间没有差异。两者都是强制,都是人对人的统治,都是对他人自由的侵害。面包师通过出售面包强制了牙医,而牙医通过补牙强制了面包师。在这个人们能够设想的最糟糕的世界上到处都能看到对自由的限制。但幸运的是,监护我们的政府挺身而出拯救了自由。政府正是以限制自由的方式拯救了自由。黑尔教授说,政府控制并修正讨价还价导致的经济后果,并不必然侵害个人自由。可能侵害也可能不侵害。如果那些它侵害的人们的自由不如那些人限制别人的自由重要,那么国家的干预就会产生个人自由的净收益……政治国家时常有必要限制强势集团实施统治的自由。

私人统治权

若干年前,X夫人在自家的厨房里为全家做汤。后来她开始购买该国一家罐头厂生产的汤罐头。头脑清楚的旁观者会知道,这位女士出于某个理由认为这么做汤比以前的办法强。但是黑尔教授不这么看。在他看来有强制存在:罐头厂生产罐头汤,并且卖给X夫人是在行使统治权。由于罐头厂是私有企业,而不是像俄国那样的国有国营工厂,于是这里面就有一些十分不道德的和应当受到谴责的因素。问题在于,这是私人的统治权。由于所有人都认为,一切统治权都理应归于政府,那么在黑尔教授看来,显然政府必须约束罐头厂通过为X夫人生产罐头汤而“统治”她的权力。

黑尔教授描述市场经济作用机制的方式——最轻地说——是令人迷惑的。他宣称,消费者能够拒绝付钱给卖家。通过威胁拒绝付钱,他能够迫使卖家向他提供商品。

数以百万计的人们以这种方式“威胁”第五大街的珠宝商;他们“威胁拒绝付钱”。但是那些“被威胁对象”并没有向他们提供手镯和项链。但是,如果抢劫犯闯进去,用挥舞长枪的方式威胁珠宝商,那么结果就会不同。由此可见,似乎黑尔教授所谓的威胁和强制包含了具有完全不同特征和后果的两个完全不同的事情。这种混淆即使出现在非技术性的书中也是应当受到批评的。在据说是法学的著作中,则根本就是灾难性的。

如果黑尔教授的论证模式仅仅是他个人特有的,那么就没有必要关注他的著作。但是这些论点事实上是当今的时尚。例如,1952年春季号的《耶鲁评论》(Yale Review)上,哈佛法学院的萨瑟兰(Sutherland)教授就以类似的方式主张限制“私人统治”。我们这里遇到了用来替代过时的“新政和公平交易”(New and Fair Deals)的新口号。我希望这个新标语不会愚弄所有人。

本文最早发表于Freeman1953年3月9号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