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基石是权力的平等

奥地利学派与激进自由主义

 
 
 

日志

 
 

纽约时报:保罗家族,自由意志主义精神始自家庭  

2010-07-30 14:46:4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纽约时报:保罗家族,自由意志主义精神始自家庭 - chengye - 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Chengye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华盛顿报道-作为自由意志主义的第一家族,来自德克萨斯州杰克逊湖市的保罗家族,在家庭里没有太多规矩。

  众议员荣·保罗
[1]这样描述自己养育5个孩子[2]的的管理哲学:“注意自己的言行并保持礼貌”。共和党人保罗和她结婚53年的妻子一起,从不相信指派家务和强制措施。

  他们不给孩子补贴。在他们看来,这是家长版的政府补助。他们也不相信严格的宵禁。保罗先生说那会带来意料之外的后果。-比如超速以图按时赶回家。这是中央权威干涉过多造成的。

  保罗先生的自由放任观点产生出了志同道合的一家人。大儿子罗尼·保罗说:“我们都赞成这个理念”。他们鼓励二儿子-兰德,去跟随父亲的生涯,首先是医生,然后是政治家。在赢得肯塔基州共和党预选后,如果在11月的决选中获胜,兰德和父亲将会形成自由意志主义的两人王朝。

  父亲与儿子相互被形容为对方的政治扩音筒、知己和后援。最小的女儿乔·保罗·勒布说:“父亲和兰德经常花好几个小时在一起,对一些议题进行重要的哲学性讨论。”

  荣·保罗说:“所有人都说,如果有人会从政,那一定是兰德”。

纽约时报:保罗家族,自由意志主义精神始自家庭 - chengye - 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两个保罗有相同的经济理念,相互重叠的组织机构和互联网筹款机制。74岁的保罗父亲在幕后当参谋,帮助他的儿子兰德,在肯塔基州参议员初选中击败了大热门-肯塔基州州务卿-特里.格雷森。
 
  作为两届自由意志主义总统候选人的保罗父亲,最近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称他儿子的竞选为“我们的竞赛”。但当儿子最近的一些话被解释成对联邦民权法案的怀疑时,保罗父亲显得很激动。

  47岁的兰德拒绝了本报的访问。他称父亲为自己的政治上的英雄,但很快又强调自己从不依赖父亲。稍早时,肯塔基本地电视台采访了父子俩。兰德在采访中说:“我认为父亲的帮助极大,但赢得初选靠的是我自己。”

  家人说,家世对于他从政的决定是双面刃。保罗太太说:“荣坚信,你不可以首先对任何人使用暴力。她的先生培养孩子们的自立精神,然后,他们自己的观点和选择都由此而来。

  朋友们形容保罗家族是传统的美国家庭。老式的装饰品,弥漫着保罗太太烤的巧克力饼香,或是鱼排香。他们自196874日起就生活在这里,杰克逊湖-中产阶级的世外桃源。这里的街道皆由树木、花草和小动物命名(保罗家住在花朵街)。他们养了几条柯利狗(朱莉、奇皮和板球)和一只马尔济斯狮子犬(自由)。不强制,但

孩子们能自觉喂喂小狗、自己铺床、清理碗碟,并且不回头和哥哥姐姐说话。

  作为众议员,保罗先生多数时间待在华盛顿。一旦回到德克萨斯,他又经常要去分散各地选区,参加政治活动。孩子们回忆道,待在家时,他挺羡慕剪草工的清静。保罗太太是家庭主妇、长期担任女童子军首领,自称爱管闲事,并很自豪地,能准确知道每个人都在干什么。如果有孩子干坏事了,保罗先生既不打也不骂。相反,有时他会给孩子们布置写作任务。保罗太太解释:“他相信,培养孩子的思想更重要”。
纽约时报:保罗家族,自由意志主义精神始自家庭 - chengye - 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荣·保罗说,从哲学上,他并不反对中央权威。只要权威仅限于家庭之内,或离家不远的地方,“我们可没说孩子们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一家是《脱线家族》式的,典型的美国家庭”,长期担任
荣·保罗助手的埃里克·唐德罗说道:“尽管政治立场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但他们的个人生活却平凡而普通”。

  整个家族都有强烈的自由意志主义倾向,没有异议者。“一旦当你明白我们破产的货币政策,根本就没的选择”,罗尼
·保罗说道。他是一名从陶氏化学退休的工程师,住在不远的弗里波特。“我们相信从人民那里偷窃是不好的,不管是由政府还是带着面具的劫匪”。

  兰德特别能吸收家族的伦理观,以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虽然从不叛逆,但有时,他会对过多的命令发怒。母亲回忆道,刚上高中时,有一次,他从几何老师那里拿回一张试卷。尽管多数批改是正确的,但却有一些地方,他认为老师的红笔判错了。他直接走进校长办公室,要求调到别的班。保罗太太说:“他和那个老师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作为家长,我们支持兰德的决定,“兰德是个自主解决自己的问题的人”。

  十来岁时,他学习了父亲和
安·兰德共同推崇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安·兰德是杰出的小说家和哲学家,推崇自由市场理论。(她和兰德·保罗的名字来源无关,兰德是兰德尔的简称,而安·兰德的小名叫兰迪)。

  1974年,11岁的兰德,挨家挨户上门拜访,以支持父亲的第一次议员竞选。1984年,身为贝勒大学学生的他,帮助父亲与菲尔
·格莱姆角逐参议员,尽管后来失败。(当荣·保罗因为众议院投票必须留在华盛顿时,兰德站了出来。代替父亲与格莱姆先生辩论-那是他的第一次公开演讲。)。兰德并主动组织家人去周围邻居那里走一走、为竞选游说和公开亮相。

  “当举行盛大的圣诞晚宴时,我们都会回到家里”父亲说,“然后兰德开始谈论政治,在我不知不觉中,他竟已自学了如此多的政治。”

  最近的2008年,兰德跑了好几个州,为帮助父亲那革命式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选。-一场令人吃惊地,吸引了极广泛草根阶层支持的事业。并获得了超过3500万美元的竞选捐款。

  尽管保罗先生不愿意指引孩子们的职业方向, 可还是有3个孩子选择跟随父亲的医生职业。(兰德是眼科医生,跟父亲一样都是杜克大学医学院毕业。工作人员和支持者们都称他保罗医生。而乔伊是妇产科医生,罗伯特是家庭医生。)

  父亲坚持认为应该让孩子们尽可能多的独立自主。他相信,例如经济资助(补贴)会助长依赖意识。他阻止兰德和其他孩子们接受经济资助去上大学,他也不接受病人们用医保付费。在1966年接受奥斯汀《美国发言人》报纸的采访中,他称医保是“偷”来的钱。(相反的,兰德最近却因反对消减医保支付给医生的付款,而被批评。)

  当
荣·保罗为儿子的参议员竞选助选时,明显他在刻意保持距离。因为对一般选民来说,他的观点太惊世骇俗了,尤其是外交政策上。例如,他认为美国应该去探究基地组织的动机。“没有人想谈论动机”,去年一月份他说:“但它确实存在,由本·拉登自己写的,板上钉钉。”

纽约时报:保罗家族,自由意志主义精神始自家庭 - chengye - 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当被问到,是否有人告诉他,应与肯塔基保持距离的时候,保罗父亲说:“我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工作,当我退休的时候,我希望能待在得克萨斯”。


  他补充道,对于政治家族的后代,过多依赖父辈的后援团是有害的。他说:“如果有人认为后援团也可以被继承,那将会很危险。”


  家庭成员们说,最近,因为兰德用自由意志主义的立场,去评论1964年的民权法案,引起了一场风暴[3]。保罗先生很激动。

  在国会山的一场访问中,保罗先生一开始就提出这场争论已经超出了范畴,他称之为“挑唆”。随后,他立刻提到,最近,国会山报登了一篇支持他儿子的专栏文章。并透露,他刚给专栏作者-克林顿的白宫助理-
·戴维斯打了电话,表达谢意。

  戴维斯先生说:“从电话里听出来,更多是一个父亲的关心,要远多于政治上的考虑”,并描述交谈为富于感情的。

  保罗先生承认,身为父亲,看到儿子被攻击,比自己身为候选人被攻击更难。“不管你怎么把自己武装到牙齿,不管你对这个体制有多了解”,他说:“但当你自己的儿子牵涉其中时,真的很痛”。


〔完〕


注:

[1]荣·保罗(Ron Paul)-自由意志主义政治家。早年曾担任美军航空外科医生和产科医生,接生过4000个婴儿。后师从穆瑞·罗斯巴德,学习自由意志主义与奥地利经济学派,197185日,尼克松放弃金本位制的那一天,荣·保罗立志从政。在近40年的政治生涯中历任众议员和参议员。任职于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联合经济委员会和金融服务委员会。1988年和2008年两次参选美国总统。

[2] 子女们依次为罗尼(罗纳德)、洛丽、兰德、罗伯特和乔。保罗家族有孙辈18人,重孙辈3人。

[3]兰德的自由意志主义立场被左派媒体曲解为反对民权法案。争端源于民权法案的一些条文与宪法第一修正案相抵触。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